Flowers.

啊。

【殉情】IVL群像乱炖

青春校园故事


⚠️内含:真名,黄志镕性转,邓昂杰性转,大小鱼,卡头,岁头,啃岁,鱼颜,铁妹,卡壳,青春疼痛文学等。




陈彦旭不多时站了起来,在逆光之下,梁琪伟看到他的周身浮动着烟草的尸骸。他想张口,却发现声音因为刚刚的一通咳嗽变得更加沙哑,眼睛看到虚浮的阳光,耳机里的歌曲非常合适的切到了一首摇滚,梁琪伟听着歌手的怒吼,觉得自己也能当。

陈彦旭决定翻墙出去玩,带上这两个人一起。

高高的栅栏将学校围起来,像一座四四方方的监狱,酷暑之下,陈彦旭率先翻了过去,接着是李声凯。

李声凯看着梁琪伟愣在下面,向他伸出手。

梁琪伟愣了愣:“我也要去吗?”

“那当然了,不然阿旭带你,带咱俩干嘛呀。”

梁琪伟看着栅栏对面已经开始走远的陈彦旭,一咬牙抓住李声凯的手也翻了过去,这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却叫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呢!”

陈彦旭回头一看,顺手把两个拖后腿的人,扯了下来。

他挑衅似的微微一笑,梁琪伟闻到烟草的味道混合着阳光干燥的浮动着。

他清澈的声音响起:“哦,原来是黄老师。”

然后一把抓住李声凯和梁琪伟狂奔了起来,正是下午三四点的太阳还毒辣着。

梁琪伟被热的脑袋发昏,脑海中竭力的喊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循环着,被释放被截断被成为安闲的歌曲后强暴着他的每一次呼吸,就连呕吐时世界也在侵入着他。

李声凯似乎有很多话想要问陈彦旭,但是却只被大口的呼吸声替代,闷热的空气细碎着零散着灌进他的胸腔,他觉得呼吸不上来,快要窒息。

陈彦旭沉默着,鼻呼吸的声音渐渐强烈起来。

汗水随着太阳的攒动从他们三个人或是额头或是鼻翼滑下,透明的痕迹留下,像是蛞蝓爬过。

“要死了。”李声凯大口的喘着气,“我们到底去哪啊。”

陈彦旭没有回应李声凯,看着梁琪伟被晒的通红的脸蛋,似乎有些要晕过去的模样,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苹果向他递去。

“靠!为什么不给我啊?”李声凯佯装愤怒道。

陈彦旭笑了笑,拍拍他的脑袋。

“他身体从小就不好。”

李声凯看着陈彦旭些许戏谑的表情,好像和假期前的他如出一辙,长如蝶翼般的睫毛卷曲着,白净的脸庞挂着一副黑色框的眼镜,明明是他,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不像他。

梁琪伟头一次尝到那么甜的苹果,幽香丰腴又单纯,象征尚未长成的酸涩中浮来尸体般完满的甜蜜,他感到圆满,这甜蜜弥合着他满月般童年中的种种孔洞与裂痕,以至于有一丝烫发药水的熟悉馨香。

梁琪伟仰头看着陈彦旭,他是三个人中年龄最长,能替他们所有人做决断的那个。

陈彦旭伸手,梁琪伟被搂进他的臂弯里,落进他的高挺的鼻梁和笑的弯弯的眼睛。

“好吃吗?小琪?”

陈彦旭有时总觉得他像女孩子,打趣似的叫他小琪,在他们都很小的时候,梁琪伟的个头也依旧比陈彦旭矮,那时候陈彦旭非要说他是小女生,梁琪伟同他争辩,最后却被他花言巧语的忽悠到面红耳赤,也开始怀疑起来自己的性别。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他回家都要再三向爸爸确认自己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不要叫我小琪。”

他闷闷的说道,他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给他去这个名字,一叫小名就像女生,他也从没问过。

烟雾从陈彦旭的指尖飘出,烟头和最后的那点黑灰被他揉进了地里。

梁琪伟啃着苹果,李声凯同他打玩起来,只有陈彦旭沉默的抽着烟。

“多久回去?晚上有煞神的课。”

李声凯边和梁琪伟打闹边问道。

“煞神是谁?”

梁琪伟啃完最后一口苹果,苹果核被他扔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他瞟了一眼,消失在阴暗的草丛里无影无踪。

也许会长成苹果树吗?

“黄智荣呗,这女的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呀,不是还点名要查你和阿旭的作业啊?”

李声凯趁着他愣神的空隙一个肘击上去。

陈彦旭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还开始记课表了?”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落下,细碎的落下,斑驳的打在了陈彦旭、梁琪伟和李声凯的脸上,发丝上,蓝白相间的校服上。


评论(3)

热度(1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