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

啊。

【殉情】IVL群像乱炖

青春校园故事

⚠️内含:真名,黄志镕性转,邓昂杰性转,大小鱼,卡头,岁头,啃岁,鱼颜,铁妹,卡壳,青春疼痛文学等。








我们尝到盐的气味,擅自把夏天理解成一种微咸略湿、滴落着宝石般闪光排泄物、滚动而过的巨大景象。

广州的夏天是炎热的,阳台的盆栽绿植焉焉的耷着,陈彦旭拨弄着被阳光炙烤到微微翘卷的叶片,他叫不出植物的名字,也并不喜欢。

事实上他烫了头发,卷曲蓬松着,使他丢弃除脸庞外与最初的相似。瓶子里剩下的三分之一被晒到温热的可乐被他一把倒进土壤,溅起来滴落到他手上的液体迅速干涸,只留下一层捉摸不住的甜腻。

也许会死掉吧。然而他只是无动于衷的想着,又将空瓶抛向远方。

新来的数学老师是个高的有着大骨架的女人,中长的黑直的头发 像绸缎一般反着光亮,闷热的空气中随着女人的到来融入进一丝丝的甜腻。

她开始介绍自己。

陈彦旭走神的想,应该是薰衣草。

老师或许应该换个味道的香水,她不知道这种香味很安神吗,真是个蠢女人,黄智荣。

蝉鸣聒噪着此起彼伏,陈彦旭感觉整个世界的蝉都在叫,他想睡觉,恍惚间却闻到了苹果的馨香,他想起是母亲早上塞进他的书包里。他把手伸进抽屉里,苹果尚有余温,修剪整齐的指甲在上面划动,打过蜡的平滑表皮上字迹一塌糊涂。

后桌是一个叫梁琪伟的男生,他踢了踢陈彦旭的凳子,感受到椅子明显的震动,他轻轻回头问了句干什么。

梁琪伟用书挡住嘴巴,17岁的脸庞依然稚气未脱的模样,他手指动了动,指着他的头发。

“哦。”陈彦旭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句,尽管梁琪伟并没有说话。

台上新来的数学老师敲了敲桌子,淡淡的妆容被汗水浸的有些斑驳。

“倒数第二排和倒数三排的两个男生,讲什么呢?”

下巴痣随着他嘴唇的张合跃动着,脸冷着,问着话。浮躁的空气掺杂着陈彦旭的不耐烦,他刚要站起来,最后面却传来了某人打哈欠的动静。

一个带着眼镜染着黄毛的男生终于从桌子上支起来,问了一句是不是下课了。突兀的话语让烦闷的课堂发出爆笑。

黄智荣细眉一挑,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黄毛又打了个哈欠,拖着没睡醒的尾音:

“游沭钊。”

“你上来解一下这道题。”

游沭钊的一头黄毛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刺眼起来,老实说,染的很难看。他走上讲台,游沭钊应该算是身高还行的那一挂,居然和这个女人差不多高。

蓝色的粉笔末窸窸窣窣的落下,游沭钊问着黄智荣身上的香味困意更甚,讨价还价般厚脸皮的问道:“解完能趴回去继续睡觉吗?”

黄志荣凑近看他解的题,鼻翼微动。

“抽烟啊,游同学?”

游沭钊偏头看她一眼,眼下挂着虚虚的两个黑眼圈。

“啊。”

课堂在那么一两个小插曲后结束了,黄智荣布置完作业后还特意说明要检查陈彦旭和梁琪伟这两位同学的作业。

陈彦旭靠在椅背上,两只脚往桌子上搭,一本福尔摩斯搭在脑袋上,遮蔽了窗户直射的炽热的阳光,鼻尖是新墨的气息。

“下节什么课啊。”

梁琪伟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

“生物。”

陈彦旭鲤鱼打挺般起来,踹了踹前面那人的凳子。

“走。李声凯。”

“走哪啊,干什么呀。”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如梦初醒般,夏天真是很容易犯困的时节。

陈彦旭眼睛一撇,自顾自的起身,往后门走去,路过梁琪伟时轻轻的扯了扯他的头发。

三个人来到天台。

李声凯笑道:“哪儿不是热,你来这儿呼吸新鲜空气了?”

陈彦旭找到一处阴影坐下,蓝白相间的校服衬出他干净的面庞,梁琪伟挨着他坐下,李声凯坐到另一边。

陈彦旭从包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

李声凯怔了怔,露出个奇怪的表情。

“你怎么开始抽烟了?”

陈彦旭一挑眉,支出一根,把烟盒向他凑去。

“不要,抽不来。”

梁琪伟却戳了戳他的肩膀,在他回身时把那支烟抽走了,脸上平淡的表情,沙哑着声音说他要。

“你会吗?”陈彦旭的声音显得有些疑惑,看着梁琪伟因为紫外线发红的面庞,点了火。

梁琪伟吸入了一大口,皱着眉似乎想要把那团雾咽下,却只是呛出来,不停的咳嗽着,像是要被太阳溺死。

陈彦旭轻笑一声,吐出一口白雾,转头和李声凯讲话。

评论(7)

热度(1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