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

啊。

【星森】初恋

全文6k+,甜甜的青春校园恋爱故事









蝉鸣。太阳炎炎炙烤着地面的每一方寸,夏天带来的燥热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教室的门前不久坏掉了,这里很理所应当的成为了那些调皮男孩子恶作剧的最好的温床,但并没有挡住老师的气势汹汹。

谢雨豪躲过了这次不知道是谁放置的老套恶作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翻找着书包。

他找出书本摊开来,把脑袋埋在书桌上,有些长了的刘海遮住眼睛,看不清什么他的表情,也许别人会以为他因为什么伤心的事情低落起来,其实他只是有点困才摆出这种姿势而已。


“喂,你是女孩子吧?”


每个学校总有那么几个自以为是的,喜欢犯贱的男孩子,他们对任何人都如此,安静温顺的谢雨豪也毫不意外的成为这群男孩子的议论对象。

他并不理睬。

说是安静温顺也不太准确,其实他只是懒得罢了,他并不想惹上什么大麻烦。

有些时候他会想这些男孩子真是太奇怪了,他们把那些女孩子都特征当做罪过,却又狂热的爱着,他们讨论H///片,希望与她们拥有X////爱关系,看她们的尚未发育成熟的xiong//部与露出的白皙的小腿,总是想要那些东西属于自己,却又并不想付出爱情。

他的意识总是有些跳脱模糊,很快他又在一群男男女女的笑声中从这件事中抽脱思维。



第二天谢雨豪还是照常来到座位,却看到一张淡黄色的纸条,对折着平静的躺在他的书桌上。



—你知不知道你低着头的样子很讨厌,把头抬起来。



没有署名。

他有些迷茫的抬起头向四周望了望,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并不喜欢这张纸条上肆无忌惮的语气,让他有了一种被人监视着的感觉。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给出了回复。



—你是谁?怎么写纸条不写署名?是给错人了吗?我是谢雨豪哦。



他把纸条重新对折放在了桌面。


第二天早上他再来的时候,纸条还是静静的躺在那里,只不过他拆开来看,纸条上又多出来了一条新的内容。



—还有第二个和你一样喜欢低着头的人吗?

——xingh



谢雨豪本来以为这人会写上真名什么的,谁知道只是写了一个像是网名的名字,那他就更不知道是谁了。

突然他听到背后突然有人嗤笑起来,他朝后看去,是隔了他一排的另一个男孩子。那个相貌身高在一堆男孩子中都挺扎眼的那个,是叫刘博文吧。

谢雨豪记不太清,因为他基本不会去管周围的事情。

那双眼睛闪着光的向他看来,那应该就是他写的了。谢宇豪这样笃定着。



—为什么不写你的真名?刘博文?

——xen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聪明啊?

——刘博文


—你怎么又写上真名了?


—好烦,谁要跟你玩署名游戏。



他这下又不带署名了。不过谢雨豪觉得这是个挺有趣的人了。

刘博文那种男孩子在一堆人中是很扎眼的,身高外貌,在那堆人里总算得上是出挑,即使那些孩子之间的关系,没有人会真正意义上的谁去服从谁,但受女孩子追捧的男孩子自然在他们之中有一种天然的被崇拜感,于是理所当然的,刘博文是他们的中心。



—好吧,那你给我传纸条究竟是想干什么呢,刘博文先生。


—你为什么不写上你的真名,谢雨豪先生?


—因为我懒得写,笔画太多了。


—?好吧。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刘博文看着传过来的纸条,心想这下连署名都懒得写了。



—你知不知道,他们都在背后骂你!


—那你呢?


—什么那我呢。


—你也和他们一样骂我了吗?


—我都给你传纸条了,我还骂你?


—哦,那就是没有。


—笨死了你。



对话就这样中断了,他们还是没有跟彼此打过招呼,那群男孩子依旧会在谢雨豪路过时偶尔调笑那么几句,谢雨豪还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是这次转头看着一直注视他的刘博文。

刘博文似乎要把他盯出一个洞来,谢雨豪只是坦然对视了一眼,眼神拂过,虽然没有说话,但刘博文总觉得他留下了什么。



—你为什么不回我了?


—你说我笨死了,我难道还要回复你说的对吗?


—你就是笨。


—你说的不对。


—你前面的刘海太长了,你就不能剪掉一些吗,你知道他们在背后骂你什么吗?


—我不在意那些东西,如果他们每骂我一句我就要去想的话,那我会太累了 。


—你很喜欢猫吗?


—什么?


—上次在学校后面看到你在喂那一窝小猫咪。


—它们是你的吗?上次我也看到你了,你在喂他们猫粮。


—嗯,家里不让养。

话说今天吃完午饭教室没人的时候我喊你,你为什么跑那么快?你怕我?你是猫吧谢雨豪。


—没有人会是猫。我觉得我们应该装作不认识。


—别这么冷漠嘛,拜托拜托~˃ʍ˂


谢雨豪看着刘博文在纸条上画的歪歪扭扭的颜文字,没忍住笑了一下。


—我看见你笑了!


—对啊,你画画好丑。


—哇你,真过分啊你谢雨豪。


—哈哈^~^



刘博文看着纸条上谢雨豪画出的歪歪扭扭的笑脸,他本来想说他画的也很丑,但他莫名的产生了一丝愚蠢的喜悦感,他并不想承认,于是把纸团揉皱。



—放学了要不要一起去喂猫?


—我说了我们最好不要太熟,主角。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别这样,你大可当我不存在的。

还有为什么要说我是主角?


—……你那么大个人,我怎么当你不存在,最近去哪里都能看到你,你平常有去过图书馆吗?


—你不认识我之前也哪里都有我,你现在突然又认为哪里都有我,是因为你在意我。


—刘博文,你真的很讨厌!


—我的荣幸。



谢雨豪显然有些急了,他说不过他,便不再回复,转头瞪了他一眼。刘博文耸耸肩,装的像个无辜的受害者。


刘博文并不讨厌他这样,变成小气鬼的模样。相反他很乐意谢雨豪随时来控诉他的罪行,他几乎厚脸皮的行为,恰是最般配,对于谢雨豪这种一副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正需要一些无耻来惹急他。


真是犯罪。


他们之间开始频繁的聊天,但却依旧不认识,谢雨豪依旧一个人走,而刘博文继续当那些人的中心,做一个主角的样子。说起来他们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过,除了偶尔一些所有人都看不到的眼神交流,和换新了一张又一张的纸条。



—我们偷偷见面吧,下午六点四十,我吃完饭,去那个新建的小区,三栋一单元顶楼,怎么样?


—还要喂猫呢。


—我已经喂过啦,吃的比你还胖。


—刘博文,我不认为说别人胖是一件礼貌的事。


—但你这样很可爱,一直这样也挺好的!


—神经病。


—我看到你笑了,谢雨豪。


—少骗人了,你坐我后面怎么可能看得到我表情的。


—你笨死了谢雨豪,我看见你肩膀抖了。









到的时候,谢雨豪已经等很久了,他站在天台那里,靠着还没有被粉刷过的毛坯,背对着刘博文,撑着脸看着远方的风景。

夏天的霞总是很美的,绚丽的不像话,紫色橙色红色堆叠着,把白云染透。

谢雨豪听到动静回过头去看他。

夏风温热的拂过,刘博文看到他的头发被吹起来,他走过去,毫无心理负担的揉了一把,顺便强行把他的刘海撩起来。

谢雨豪瞪着他,试图把他的手拍开。


“你干什么刘博文!”


刘博文笑嘻嘻的样子,真的很没心没肺,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他。

谢雨豪心想。


“谢雨豪,你干嘛还不剪头发,你眼睛多好看啊,遮住了怪可惜的,这么帅,剪掉直接迷倒万千少女好吧!”


刘博文笑得更加灿烂,夕阳打在他的脸上,发丝都发着光。


“神经病。”


谢雨豪偏过头去不再理他。


“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过的问题还少吗?”


“你一直都这么没意思吗谢雨豪?”


“对啊。”



谢雨豪看着刘博文,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亮晶晶的,眉毛也很浓,充满少年气的长相,称得上是剑眉星目,笑起来,除了显得有些没心没肺,但确实是很帅的。

谢雨豪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抽了,才会去同意跟他见面。

谢雨豪漂亮的眼睛就这样一直瞪着他,刘博文眼神躲闪着,吸了吸鼻子,似乎也想不出什么话还能找出来说,干笑着。


“问你一个问题,谢雨豪。”刘博文继续笑嘻嘻的凑上去,再一次伸手把他的头发弄乱。


“你好烦!”谢雨豪吹着被他弄的乱糟糟的刘海,眉毛聚拢,鼻子紧皱,一副生气了的样子,变成皱巴巴的孩子。


“你有和人接过吻吗?是不是没有?”


“嗯?”谢雨豪小幅度的偏过头,被这突如其来的跳脱话题吓到,但是又很快反驳了。


“不是的,我跟人接过吻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视着刘博文。刘博文想,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他,他这双眼睛,即使生气了,也像要流出水一样温柔。


“那种幼儿园的吻,可不算。”刘博文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脑补出了他在幼儿园太过沉默可爱,被某个大胆的女孩子抢先一步亲吻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谢雨豪只一眼就能看出刘博文脑子里又想了什么坏事情,垂着嘴角笨拙的反驳到:“才没有,当然不是幼儿园的吻!”


“那你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吗?”刘博文看着他越发放肆的笑起来。


“你不会不知道吧?我可不信你没接过吻的,主角先生。”谢雨豪看着他,一副我可不会上当的表情。


他诡异的理由被顺利堵住,谢雨豪一脸正气的表情,让他觉得又可爱又好笑又不耐烦,他的手顺手就揪上了他的脸,轻轻把他拉过来,刘博文闻到了淡淡的洗衣粉香气,混合着阳光曝晒过的味道。

他看到谢雨豪的眼睛闭的很紧,或许是怕的,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他强行的吻了上去,翘开他的唇齿。

这个算不上太温柔的吻结束之后,他轻轻的把人放开,他想问他有没有什么感受,却只是看到谢雨豪半眯着眼睛,皱着眉头,一板一眼的对他说。


“刘博文,你偷偷抽烟了。”


“你就没有其他感受?”刘博文几乎被他一句话弄疯,他觉得他简直就是人才,能在这种方面愚钝成这个样子,要是换他以前那些女朋友,早就凑他怀里继续索要亲吻了。


“心脏跳的很厉害。”刘博文早就说过,他的眼睛很漂亮,很温柔,很无辜,很容易轻松被宣判上无罪。现在有两颗心都跳的很厉害了。


刘博文不再说话了,他有时候真的特别烦,烦自己,烦谢雨豪,烦所有人。烦他比谁都聪明,一副最会拿捏人心柔软的模样,烦自己比谁都愚蠢,雀要装得比谁都清醒。


“你可以不用说出来。”刘博文一把扯过他搂到怀里,高上一截的男孩子狠狠蹂躏着他的发顶。很奇怪,即使是第一次拥抱,他们却还是抱的汹涌,仿佛爱的热烈,已经超过几千几百万光年。


他表达爱意的方式太过热烈,也不知道是为了骗别人还是骗自己。


“不是你叫我说的?”谢雨豪想挣脱他越收越紧的怀抱,顺便咕哝着抱怨。


“好了,都是我的错。”刘博文说。










反应过来自己被刘博文强吻之后,他是生气了很久的,狠狠推了一把刘博文,他觉得刘博文太轻浮,太莫名其妙。

刘博文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小人有这么大的力气,给他推了一个踉跄,想是真的生气了,但他不生气,凑过去没心没肺的笑着,桃花眼眯成一条缝去逗他,谢雨豪并不理睬,把头偏到一边去,憋了很久才骂他一句神经病。







—还在生气吗?


—滚。


—你都会骂我了,太令我伤心了谢雨豪,不过你这样特别有趣。想吃什么,周末我带你去吃。


—我喜欢吃肉。


—你最近长胖了。


—滚!


—为什么老是要装作不认识我?校外跟我那么好,校内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一个。


—不是我装作不认识你,是你要不认识我才好。


—什么?


—主角。


—什么啊?


—如果我说我跟你很熟,你会说你跟我很熟吗?刘博文。


—这不一样。


—这是一样的。


—你把前面的刘海理了吗,谢雨豪。


—不要,打死我都不会剪的。










“你不会真是同/性/恋吧?”


“昨天我看到你们接吻了。”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开什么玩笑,不是你们非要跟我打赌去骗那个笨蛋吗?他接吻的时候笨死了,跟条死鱼一样,估计在床//上也是吧。”


“什么,我的天,你还要跟他上//床吗?”


刘博文被他们围在中间,层层叠叠的配角把主角包围住,此起彼伏的嘲笑声堆叠起来,在整个教学楼天台晕出回声。


“跟他接吻什么感受啊?”


“恶心吗?”


“舒服吗?”


主角站在中央,没有什么表情,什么话也没有说,他仿佛听到了猫叫,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了,他的嗓子有些刺痛。


谢雨豪在天台的拐角处蹲着,捧着一个面包啃着。他还挺喜欢吃面包,之前和刘博文天天说些有的没的的时候,提到过这个面包好吃,那个面包难吃。


刘博文又想起来他们问谢雨豪的唇是什么味道,其实那跟千万个吻都一样,肉没有软一点,多一分,他的几个前女友甚至吻技更好一些,对比起来谢雨豪就是个木头,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



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我还会有再次想吻他的冲动吗?刘博文定在那里,看着谢雨豪对着面包一嚼一嚼的动作,对着他的嘴唇看出了神。


配角门发现了谢雨豪之后,被吓的后退两步,却又很快镇定自若起来,站到主角身后。


“谢雨豪,”刘博文在这个天台上喝过很多瓶垃圾饮料,抽过数不清的烟,却没有啃过一次面包,他不喜欢吃早餐,也不喜欢咀嚼那种并不有什么味觉起伏的面团。

他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一丝愧疚,眉头微微皱起来,他并不是什么能够藏得住心事的孩子,他只是这群人当中的一个主角。

他掏出藏在宽大校服衣袖中的一个面包,递了过去。


他根本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就算吃也不会吃面包这种东西,他对此的评价是太索然无味了。以前他根本不知道面包还能有那么多牌子,之前谢雨豪有一阵老喜欢跟他讲哪个牌子的面包好吃,叫他也试试,不要老是不吃早餐。刘博文的记忆力并不是很优秀,平常考试要记的东西也是一塌糊涂。天知道他是拿这些记忆力去记了这些该死的面包了吗。他在早上毫不犹豫的买了谢雨豪最喜欢吃的那个。


谢雨豪没有接过面包,他蹲在那里望着刘博文,他们在沉默中对视,无辜的面包在这一刻也变成了罪恶。


谢雨豪额前遮住眼睛的刘海明显短了不少,刘博文没想到他真的会听自己给他的建议,也正因为如此,他那双无辜漂亮的眼睛脱颖而出。

刘博文突然有些后悔。

自己或许不应该叫他去剪头发的,谢雨豪的眼睛就该永远被遮住,永远被他蓬松的头发盖住,永远都不让别人看清那双眼睛的模样。


如果我再也进不去,那别人也别想进去。


“你剪头发了?是我推荐给你的那家理发店吗?”他把面包强行塞进他的怀里,笑着对他说道,试图还原纸条上的语气,变成那个亲密,友好,能让谢雨豪无话不说的刘博文。


回答我吧。


现实中他任然是被配角簇拥着的主角,那个亮眼的主角,刘博文。


谢雨豪轻轻把面包放在地上,自顾自的把自己吃掉的面包的包装塞进口袋。


“刘博文,玩弄别人很有趣吗?”


刘博文楞了一下,随即嘲讽的对自己笑了笑,不再说话,他看着谢雨豪慢慢站起身来离他远去,他想这大概就是谢雨豪能质问出他的最狠的狠话了,他看着他越走越远,从自己的轨道上偷偷溜走。他想杀死他,杀死那些猫,但他能够吗?他不能,他永远杀不死那些狂热天真着乱窜的东西,他们会永远在爱里重生。




到头来他只不过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初恋。




“刘博文,你看他多蠢啊。”配角把手机举到刘博文的面前,画面中他在和谢雨豪接吻,谢雨豪的脸看的很清楚,不过刘博文的脸十分模糊。


“同性恋哎,好劲爆的消息。”


“我要这样回帖吗刘博文,他要被传疯了哈哈哈哈哈哈……”


“删掉。”


“什么?”


“我他妈的,叫你删掉!”


刘博文愤怒时那双被谢雨豪夸过的眼睛便不再漂亮了,里面布满阴郁和红红的血丝,看起来下一秒就要爆发把所有人打一顿。

他个子比其他人都高,因此能够随意掠夺些什么,于是结局是那部手机变得四分五裂,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面包留在了天台谢雨豪坐过的地方,他消失的很彻底。没有纸条,刘博文就和谢雨豪彻底断了联系,或许除了那个吻,没有人会觉得他们认识过,那也意味着,这一切根本没有真正存在过。




刘博文和谢雨豪根本就没有认识过。










第二年,刘博文和谢雨豪再也没有过交集。谢雨豪的头发再次变长,修剪成那个遮住眼睛的模样。

谢雨豪依旧喂猫,但再也没有在喂猫时遇到过刘博文。他偶尔也会去天台眺望远方的云彩,或是朝霞,或是艳阳。他依旧每日来上学,就像是那张在全年级传疯了的照片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依旧低着头走路,依旧不喜欢参与这里的生活。


他路过刘博文身旁,配角们依旧对他指指点点,调笑着那些东西。


“真像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女表//子。”


“也不知道他这种人C//起来什么感觉。”


“我/C,你同性恋啊你。”


“滚你妈的,真恶心,我就随口一说,我可不喜欢男的。”


主角还是主角,他依旧注视着谢雨豪,只不过这一次谢雨豪没再回头看他。他静默两秒,目送他消失在走廊。


“喂,刘博文,怎么还看人家啊,我就说你真喜欢他吧。”配角大叫起来。


主角换上新的笑容。

“还真是一如既往惹人厌的样子。”






他会跟别的人在一起吗?他会对着别的人笑吗?他会跟别的人拥抱吗?他会为了别的人把头发重新剪短吗?或许他下一刻会跟谁接吻吗?


谁知道呢。


他不再喜欢猫,家里人说的对,这种东西太脆弱,没有人会喜欢。

但他似乎又开始幻听,听见猫叫的声音。


“刘博文,看什么呢。”


“没什么。”


香烟被夹在指尖,他呼出一口气,烟雾冲上他的脸。


“你换牌子的烟了?”


刘博文拿着烟的手没有抖动,回忆却在抖动,并随着灰蓝色的烟雾升天,不再降落。


“滚。”


“我靠,发什么神经。”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初恋是谁?



谢雨豪久违的收到了新的淡黄色的对折的纸条,摊开来依旧是刘博文歪歪扭扭,有些丑的字体。


—我没有初恋。


他趴着很认真的写着,将纸条揉皱成一个团,扔回给刘博文。


那边久久没有回应。














——End.


评论(16)

热度(330)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